• 信用信息
  •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 站内检索
信用房地产 > 舆情信息

靠工程搞腐败,抓

高拯坤2020-09-21 11:24:14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很多时候不单纯是个案问题,有可能是对一个单位、一个地方、一个领域政治生态的严重破坏,既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也加剧政治生态修复成本。

  截至9月14日,今年已有陕西、四川、湖南、南京等多个省市开展了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陕西提出要聚焦规避招标、围标串标、恶意竞标、违法转包分包、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建设工程贪污腐败等突出问题,消除招投标过程中不合理限制和壁垒行为,开展专项整治,强化源头治理,构建长效机制,优化营商环境。

  “工程项目是否存在转包、违法分包等问题?相关部门履职是否到位?”早前的9月4日,浙江省开化县纪委监委专项督查组来到县凤凰广场文旅商业综合体住宅建设项目现场察访,对有关部门履职情况开展监督检查。此前,开化县纪委监委在查处2起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过程中,发现县住建局在履行主体责任、行业监管、廉洁自律等方面存在9项突出问题,随即发出监察建议书,督促抓好整改。

  今年1月13日至15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在北京举行召开,这次全会工作报告强调:“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坚决查处资源、土地、规划、建设、工程等领域的腐败问题。”

  记者梳理各地通报的案例发现,招投标仍是腐败的一个重灾区,存在较多的是为了规避公开招标,以邀标形式控制参标企业范围,为属意企业“精准”设置投标条件,实现私人意图的情形。此外,招投标中围标、串标问题也依然较为严重。

  针对这些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指出,工程建设腐败问题危害不可小觑,不仅会对一个单位、一个地方、一个领域的政治生态产生严重破坏,还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和正常营商环境,最终造成国有资产被侵吞、群众利益受损害。

  整治工程建设腐与黑

  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纪委监委审理室工作人员与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人员在会商薛国良等人案件。2019年12月26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一审判决中对薛国良、李海、张亮的定罪量刑和对邵国庆、王凯的定罪。这是一起发生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的公职人员和不法承包商内外勾结、权钱交易的工程建设腐败案件。(图片来源网络)

  工程建设领域资金密集度高、市场关联度大、行业专业性强,容易引发廉洁风险。

  今年6月19日,住建部曾召开工程建设行业专项整治工作推进视频会议,传达学习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精神,部署推进工程建设行业专项整治工作。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消息还称,驻部纪检监察组曾督促住建部印发关于开展工程建设行业专项整治的通知,要求聚焦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领域恶意竞标、强揽工程、转包、违法分包、贪污腐败等突出问题开展专项整治,强化源头治理,构建长效常治的制度机制。

  随后,住建部印发《工程造价改革工作方案》,明确提出要进一步规范建筑市场秩序,严格施工合同履约管理,防止工程建设领域腐败。

  有政法系统人士告诉记者:“近些年以来,各级政府特别是中央层面,对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都一直保持着高压的监管态势。今年以来,随着该问题写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各级政府的监管力度更是空前加大。”

  今年3月起,陕西省开展为期两年的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资源开发突出问题专项整治,严肃查处在工程建设、矿产开发中滥用职权、谋取私利,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行为。截至目前,已有10个地市通报40起相关典型案例。

  广西住建厅从6月份开始开展为期4个月的工程建设领域专项整治,要求对违法违规行为从严作出行政处罚,开展信用惩戒,直至清出市场;加强与纪检监察、政法等部门的协作配合,建立健全联动查处、联合惩戒等工作机制,对发现的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及党政机关、行业协(学)会等单位领导干部违法违纪问题线索,及时移交相关部门,并配合案件侦办工作,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合力。据广西住建设厅建筑市场监管处介绍,专项整治行动将分“方案制定、组织实施、总结巩固”三个阶段开展,在9月的总结巩固阶段,将深入分析总结整治情况,提炼经验做法,进一步完善相关监管制度政策,持续优化行业竞争氛围。

  招投标狡诈藏腐

  今年7月9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受贿一案。起诉指控书称张琦将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工程项目承揽、土地征收拆迁、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注意到,在招投标的腐败案例中,公告发布、标书编制、评标、签约等多个关键环节往往存在漏洞,通过规避公开招标、化整为零、围标串标、违规公示等方式,打造“私人订制”版招投标资格的现象较为典型。

  例如存在较多的规避公开招标,以邀标形式控制参标企业范围,为属意企业“精准”设置投标条件,实现私人意图的情形。

  安徽省蚌埠市某个保障性住房项目招标竞争激烈,为增加自己属意企业的中标概率,蚌埠市招标采购管理局原局长赵明伟改公开招标为邀请招标,全程掌控投标邀请书的发出,精准设定层层“关卡”,故意将几家有一分11选5的企业排除在邀请招标之外。表面上看,参加招标的企业仍有五六家,但属意的企业却具备了极大优势。

  企业资质不够如何参与评标?一些党员干部违规把大项目拆分成一个个小项目,问题就能“迎刃而解”。赵明伟曾开会拍板,将一个市政工程拆分为两个标段。工程总量降低了,对于参与投标企业的资质要求也相应降低,走后门的企业自然顺利入围。

  此外,招投标中围标、串标问题也较为严重。在四川省遂宁市纪委监委查办的案件中,甚至出现以何某、洪某、文某、罗某为首的围、串标“四大团伙”,在实施围标中,他们既协作又竞争,各团伙有专人负责借用公司资质、管理账目、筹集投标保证金,对公开招标项目进行猖狂围猎,成功中标后他们再将项目转手,从中获取巨额非法收益。垄断背景下,买标人或实际施工方须排队才能获得买标资格。

  掰正被默许的“潜规则”

  旨在通过公开公平的市场竞争来提高投资效益的公开招投标,为何成了权钱交易的灰色地带?一些招投标程序又缘何形同虚设?

  江苏一家建筑企业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因为有了权利才滋生出了潜规则,再加上营商环境如审批程序繁琐,往往是大企业都很难做,更不用说小企业了。慢慢地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最终不仅仅会参与其中,甚至还会维护这种平衡的关系。”

  据记者了解,针对招投标等问题,江苏省南京市通过专项治理排查梳理全市2159个项目,发现并督促整改问题48个。对行业监管不到位、履行“两个责任”不力的单位提出监督意见11条、制发纪律检查建议书2份、约谈7名一把手。同时,完善“e路阳光”电子招投标系统和“e路筑福”实名制管理信息系统,以大数据智能监督规范施工企业用工分包和招投标活动。

  在招投标潜规则等影响行业公平的问题以外,参与工程建设的企业经常会遇到“拿吃卡要”“庸懒散、推拖绕”等项目建设审批服务和政策落实“中梗阻”现象。

  针对这些问题,吉林省集安市纪委监委定期深入全市重大项目建设施工现场以及涉及工程项目审批、服务等职能部门窗口单位强化监督检查,重点查处“不收敛、不收手、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等“四不一乱”问题。督促有关职能部门持续深化“放管服”和“最多跑一次”改革,保障工程建设企业充分享受改革红利。目前,集安市“最多跑一次”事项占比达98%,项目建设服务环境持续优化。

  在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当地纪委监委紧盯领导干部滥用职权、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等突出问题,对30个单位716名科级干部进行集中约谈。通报曝光5起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等方面典型案例,向5个单位印发以案促改工作建议。其中就包括长安区交通运输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雷鸣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决策、招标投标;长安区司法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杨引信个人决定单位重大事项,私自拆分项目交由他人实施等。

  在经济方面,一些权力行使者与工程建设承包方沆瀣一气,形成利益交换关系,破坏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和正常营商环境,可能导致工程建设脱离实际、监管缺失事故频发,最终造成国有资产被侵吞、群众利益受损害。

  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本质上是权力违规干预工程建设领域资源配置,其背后反映出工程建设相关行业领域制度不健全或制度缺失、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和制约、相关领导干部直接或变相违规干预工程建设同不法商人形成利益交换等深层次问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强调,深入整治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不仅仅是加大对该领域违法犯罪案件的查处力度,更是深化标本兼治的重要课题,必须把工程建设决策、审批、承揽、验收、款项拨付等权力关进制度笼子,提高相关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意识,促使工程建设领域各项权力合法合规高效运行。

  一位行业人士称,目前全国建筑业企业单位共有10万余家,从业人数超过5400万人。“一面是经营业绩、资质或大发3d相近的企业扎堆、僧多粥少,一面是项目建设单位在招投标中处于绝对强势的地位,控制着招标的节奏。一些企业紧盯招投标权力资源,围猎‘说了算’的领导。漏洞不少给一些人谋个人私利甘愿去铤而走险,必须严格整肃治理,还工程建设领域海晏河清。”

{"remain":2996,"succes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