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自救终失败,华业退市倒计时

唐珊珊2019-11-19 08:41:34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长达5个月的“面值保卫战”,终将落下帷幕。

  11月12日晚间,*ST华业(北京华业资本股份有限公司600240)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根据有关规定,公司股票11月13日开市起停牌,上交所在公司股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2018年9月,一枚“萝卜章”制造的“百亿虚假债权”案引发* ST华业流动性危机后,此后,*ST华业一直在“面值退市”线上挣扎。但相比其他几只“面值退市”的股票,*ST华业颇为励志的自救行动堪称教科书式典范。

  四次濒临绝境,都因利好生还,直到11月13日,已经处于停牌状态的*ST华业又一次传来利好:*ST华业于2019年11月12日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发来的函件,此前“萝卜章诈骗案”中的涉案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相应刑事措施,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初步估值达30亿元人民币(部分系轮候冻结)。

  “A股不死鸟”

  的教科书式自救

  “这可能是自救最认真的一家的公司,此前面值退市的中弘股份,ST雏鹰、*ST华信等走到这一步,都是坐以待毙了,但*ST华业一直在积极自救,而且每次都能绝地还生。所以直到现在,还有很多股民期待会有奇迹发生。但现在看来,退市基本铁板钉钉,接下来要要么破产重整,要么破产和解。没有了面值压力,有的是时间来做这些事情。”资深证券分析师杨磊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杨磊看来,*ST华业遭遇堪称经典。今年6月6日,*ST华业遭遇第一轮面值退市危机,股价跌破1元,并且连续13个交易日收盘低于1元。危急关头,时任* ST华业董事长的徐红出面接受采访表示,公司已经启动包括重组内部的三方面解决方案,解决百亿债务引发的流动性危机,不排除控股权转让。随后,6月30日,*ST华业与金融板块债权人签署了《一致行动意向》,并发布公告称:经公司多次召开沟通会,与金融板块各债权人沟通商讨并约定,拟以未来警方可能追回的资产设立基金公司,用于债务偿还分配,先期金额30万元,待警方追偿金额确定后按比例清偿债务。公告发出后,*ST华业连续三根涨停阳线,首次危机警报解除。

  7月,*ST华业股价再度跌破1元每股,危机之时,*ST华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在通州住宅核心区的住宅项目华业玫瑰东筑获得有关部门颁发的预售许可证。该项目开盘预计将给公司带来10亿元左右的现金。同时,医疗板块理事会改选完毕,医院经营正常;金融板块正与各债权人积极沟通中,稳步推进公司债务处置工作。在发布利好的同时,*ST华业同时在各个互动平台上积极展示其积极自救行动,向市场传达稳定公司经营的决心。随后,*ST华业引入中润经济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作为重组咨询顾问,与中润发展签署《重组重整咨询顾问服务协议》。7月18日,其股价终于再次站上1元。

  8月中旬,*ST华业再次站在退市边缘。在债务纠纷和实际控制人周文焕因违规信息披露受到证监会谴责的双重危机下,华业资本“80后”管理团队临危上阵,召开高层沟通会议,公开表示拟以破产和解的方式,化解公司当前债务。希望通过包括但不限于现金清偿、以股抵债、留债展期、引入战略投资者融资等方式实现与债权人的和解,降低公司资产负债比例。此举再次力挽狂澜,8月13日,警报解除。

  危机发生的越来越频繁,9月下旬,*ST华业又跌至安全线以下。这次,出走海外的实控人周文焕悄然出手,9月15日晚间,*ST华业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收到实控人周文焕及西藏恒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恒久)发来的《承诺函》,为支持*ST华业债务重组,将重庆思亚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思亚)50%股权无偿注入该上市公司。另外,50%股权无偿注入由*ST华业及金融债权人共同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平台,用于支持*ST华业债务重组。次日,*ST华业股价开盘快速拉升,截至收盘恰好封死在1元/股,*ST华业再次赢得喘息的机会。

  然而随着边际效用递减,利好也回天乏力。10月下旬,在*ST华业再次跌破1元价时,金宝矿业驰援而来。11月6日,金宝矿业向上市公司发来《告知函》,拟通过部分要约收购的方式上市公司5%股份,11月7日晚间,*ST华业披露消息称,金宝矿业已经缴纳要约收购的履约保证金1,600万元,要约收购正在推进中。这一利好虽然让*ST华业在次日上演了一场惊艳的“地天板”,但终未能突破“关口”。随后,上交所一封问询函成为“搅局者”,终使第五次自救以失败告终。

  意外杀出的“白衣骑士”让第五次救援平添许多戏剧性。根据wind资料显示,虽然金宝矿业表示并非*ST华业关联公司,但根据记者调查发现,周文焕腾挪的国内资产中曾出现华业金宝矿业的身影。2018年9月,周文焕实际控制的PROVANTAGE HOLDINGS,曾将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金铁士金服,后者又将金宝矿业100%股权转让给了深圳象往,这场看似无关联的救援更像是一次自救。

  早已埋下的“雷”

  “如果给华业时间,公司还会继续推进“地产+医疗”转型战略。地产是公司传统强项,医疗体系会重新搭建,增加风控体系,包括印章、财务监管等方面,希望能够实现良性发展。”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徐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她看来,如果能够重来,*ST华业应该会慎重涉足债权投资。

  根据*ST华业发布的10月31日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5亿元,同比下降96.7%;实现归母净利润-50.5亿元,上年同期为-1.4亿元,亏损幅度扩大。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47.1%,同比降低11.9个百分点,净利率为-3293.6%,同比降低3290.7个百分点。受计提到期应收账款及财务费用增加影响,公司今年前三季度亏损50.49亿元。从报表来看,目前公司业绩亏损主要还是受到应收账款投资业务逾期未收回计提减值准备和预计负债增长影响,但经营性现金流入较前期有了一定的好转,北京通州的玫瑰东筑项目前三季度实现签约金额1.87亿元,贡献了主要力量。

  这不由让人反思,如果华业*ST华业一直专心做地产开发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表面上看华业的危机是源于一起债权诈骗案,但从它跨界医疗,涉足债权投资的那刻就埋下了隐患。”上述分析师杨磊告诉记者,他曾试图复盘华业资本危局始末,以*ST华业2017年财报数据做分析,发现一些令人费解的数据。作为一家房地产公司,存货和投资性房地产占比高达两位数可以理解,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整个资产中占比达到33.85%,这意味着账面余额中,70.59亿元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其他项占了68.35亿元,几乎是百分之百。也就是说整个总资产当中34%的资产都是风险资产,而且是高风险资产,如果这笔业务失败了,华业资本将亏上所有的净资产。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五分快3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