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联自救:傅军决意引进央企国企战投

刘伟2020-05-22 08:25:14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在经过股价三连板的高涨趋势后,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0620.SZ,以下简称“新华联”)依然没有顶住市场的看空情绪,5月21日,新华联开盘跌3.19%,报3.33元/股,股价回到底部。

  本次股价波动和新华联集团董事长傅军发声有着密切联系。此前傅军在公开场合称,希望尽快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引入一分11选5雄厚的国企、央企战略投资者。

  上海申宜律师事务所王龙国律师在受访时称,国企和央企作为战投可以为企业注入一剂“强心针”,具体可表现为强大的资金、信用优势以及政府和社会资源。

  内部反腐引发震荡

  2019年12月8日,在新华联鸠兹古镇开业、开放仪式暨中国旅游特色小镇发展大会上,与傅军一起出席现场的前新华联董事长兼总裁苏波或许未曾想到,当时距离两人分道扬镳仅有半个月时间。

  2019年12月23日晚,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苏波因个人问题正在公安机关协助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确认。随后,苏波被免去董事长一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据新华联内部员工称,苏波因的个人问题是新华联高层发起内部反腐,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的结果。

  苏波的地产生涯是从海南开始的。1996年开始,苏波任海南嘉华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0年,苏波离开海南,来到北京,进入合生地产。先后参与了珠江帝景等合生地产旗下几大知名项目的建设。

  在地产行业浸淫多年的苏波,直到2012年,遇上他人生中的“伯乐”——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据此前的媒体报道,与傅军见第一面的时候,苏波就觉得十分投缘。

  2012年2月,苏波来到新华联,任新华联董事、总经理,兼任北京新华联置地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新丝路文旅有限公司主席兼执行董事、新华联集团高级副总裁兼新华联文旅发展公司总裁等职务。他重点负责地产领域的开发,并表示要着重开发文化旅游地产。

  苏波曾表示,“中国百姓对于旅游的热情日益高涨,文化旅游地产板块也将成为我们未来关注的重点,在此基础上,我们要通过金融这个轮子带动文化旅游地产,让文化旅游地产实现多样化与可持续发展。”

  然而,2019年底由苏波事件引起的人事震荡,在新华联内部传递开来。2月21日,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刘岩女士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已在新华联十数年之久的刘岩,其副总裁之职,此前正是由苏波在2015年提名、经董事会审核通过聘任授予的。

  值得一提的是,苏波的继任者为马晨山。1975年出生的马晨山,此前的履历几乎全在媒体。他历任中央电视台记者、光明日报经理部总经理兼任集团办公室主任、发行部主任、摄影美术部主任、四川省广元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副书记等职务。直到2018年1月,任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常务副总裁,两年时间内即当选新华联董事长。

  有地五分快3内人士对记者称,马晨山的上任还是基于老板对他的信任,“这个职位由于前车之鉴,信任是第一位的,能力倒也还是可以培养。”

 文旅地产“刹车”

  2011年,新华联旗下的地产板块公司借壳圣方科技成功上市,并更名为新华联不动产股份有限公司。

  进入2012年,随着住宅市场逐渐饱和,旅游地产成为了房企眼中的另一个风口。那些年,越来越多的开发商向文旅地产转型,新华联亦是其中之一。

  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新华联的文旅地产均取得较为不错的业绩。2016年-2018年,新华联文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5.16亿元、74.41亿元、140.01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61.41%、-0.99%、88.16%;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4亿元、8.57亿元、11.86亿元,同比增长70.35%、63.63%、39.97%,保持相对稳健的增长态势。

  截至目前,新华联文旅仅有四个大型文旅项目投入运营,其中包括长沙铜官窑古镇、芜湖鸠兹古镇,以及2018年并购而来的四川阆中古城、2019年8月正式开业的西宁童梦乐园。

  不过,2019年,新华联文旅的业绩开始急转直下。2019年前三季度,受地产结算进度等因素影响,其营收同比下滑8.8%,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6.64%。

  据其披露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全年,仅实现营业收入119.88亿元,同比下降14.37%,归母净利润约8.21亿元,同比下降30.8%。

  新华联所谓的文旅地产,依然是披着文旅的外衣,在做地产的实质。苏波在任期间也曾提到,新华联文旅做“古镇+”模式,是把文化旅游与地产有机地结合起来,做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就会配套一些地产项目以供租售。比如芜湖鸠兹古镇项目中,很多徽派的院子可以销售,通过销售这部分商业地产,有效解决前期投入资金回流的问题。

  因此,新华联文旅地产运营的成功与否,完全取决于地产销售回款的好坏。然而,文旅项目漫长的开发周期,也成为新华联的负累。例如,2013年启动开发的长沙铜官窑古镇,期间投资超过100亿元资金,直到2018年8月才正式对外开放。

  到2020年,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新华联文旅在一季度期间,房地产销售、景区、酒店、商场、旅行社等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实现营业收入3.49亿元,同比下降61.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亿元,同比下降4309.66%。

 傅军的期望与隐忧

  实际上,新华联的债务问题已经完全被摆在台面上了。

  与苏波事件同时爆出的,新华联旗下财务公司因未按照约定偿还同业拆借3亿元本金及利息,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提起诉讼,成为后续一系列债务问题的开始。

  债券市场上,新华联控股此前表示,2015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应于今年3月6日兑付本息。截至到期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15新华联控 MTN001”不能按期足额兑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4月29日,新华联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的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涉及股份6.6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19%。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新华联控股公司注册资本为30亿元,长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石投资”)持有公司93.4%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傅军除直接持有公司2.83%的股权外,还持有长石投资53.35%的股权,以此直接和间接共持有公司 96.23%的股权,共享有公司52.66%的股东权益。因此,傅军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5月13日,新华联集团与中金公司合作协议签字仪式上,傅军表示新华联集团将适时引进战略投资者。他希望此次与中金公司紧密携手,能为新华联控股和新华联文旅尽快引进一分11选5雄厚的战略投资者,特别是要注重引进央企或国企投资者。

  上述人士称,国进民退的大方向下,央企、国企的优势在于融资容易、成本低以及在拿地上的便利性。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引进战投的同时,傅军是否会失去对新华联的控制权?

  “这取决于下半年国内疫情的控制情况。对当前经济危机的应对,金融政策的导向等因素都会影响企业回款,若财务状况出现的重大问题,不能及时解决,企业再遭遇外部环境的持续施压,傅军失去控制权也不是没有可能。”上述人士表示。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五分快3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